首页 > 玄幻小说 > 逆天邪神 > 第1861章 心结

第1861章 心结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大戏骨 诡三国 总裁校花赖上我 前方高能 问道红尘 我就是能进球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狂暴逆袭

逆天邪神第1861章 心结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在琉光界停留了短短数天,云澈便向水千珩夫妇告别,准备前往吟雪界。

而让云澈颇为意外的是,水媚音居然并没有打算同行。毕竟,除了千叶影儿,水媚音可是最粘他的人。

“一切刚刚尘埃落定,为了几个月后的封帝大典,琉光界这边要做的事情也有很多,魔后也特意交代了我很多事,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,我还是留在这里帮助父亲和姐姐。”

水媚音仰眸看着云澈,恋恋不舍的道。

云澈捧起,怜爱的捧起水媚音的脸颊:“明明是我的封帝大典,但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无所事事。”

“嘻嘻,还不是因为魔后姐姐不舍得让你辛劳。”水媚音笑吟吟的道。

南溟余孽依旧在清剿,龙神界的清理和掌控也在继续,在短时间内形成对东、西、南三方神域的全局把控更是极其之难的事……而所有的一切,池妩仸都是亲自亲为,不让他劳心半分。

以前,他对池妩仸有怨。而池妩仸却是弥补到……让他只剩下愧疚。

遥遥目送云澈飞向吟雪界的方向,水媚音转过身去,却没有马上落回琉光界,而是面向东南方,双眸闭合,就这么静立在了幽寂的星域之中……她的双手合在胸前,掌心之中,轻捧着微溢红芒的乾坤刺。

安静之中,她就这么闭眸静立了许久许久。

这个世界上,终于再没有人可以伤害他。

尤其是他身边的女子,在共同跨越过这场劫难后,都只想宠着他,不愿他再受任何创伤……庞大的北神域,将给予他持续不知多少代的绝对忠诚。

一切,都如你所愿。

只是……我至今,都无法想明白,你最后的选择,究竟是为了什么?

明明可以有更完美……是最完美的结局……

你却偏偏……

究竟是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

在遥远的天堂看着这个你所期望的结局,你……真的会如你所说的一样……再无遗憾吗……

————

东神域,吟雪界。

再临吟雪界,云澈深深的吸了一口这里冰寒入髓的寒气,他目光平淡,但心中的微澜依旧泛荡了许久许久。

当年,他跟随沐冰云,带着八分执念和两分懵然,从蓝极星来到了吟雪界……后来,又是沐冰云的目送之下,他带着痛苦怨恨和遍体遍心的伤痕踏出了这里,走向了昏暗的北神域。

如今再度归来,犹如散尽厄雾,重归纯雪无垢的梦境。

为防引发惊动,亦彰显自己这个曾经的冰凰弟子对师门依旧保留的敬意,他隔着遥远的距离,提前给冰凰界递了一个传音。

但很显然,他还是远远错估了自己“魔主”身份的影响力。

临近冰凰界,他便感知到数量多到夸张的气息早已远远等在那里,宗门上下身具冰凰血脉者几乎全员出动。

待他现身于冰凰神宗上空时,冰寒的天地仿佛瞬间封结,沐涣之和沐坦之身形匆忙,远远的恭迎而上,行上身尽伏的跪拜之礼:“吟雪界冰凰神宗,恭迎魔主大驾。”

他们的身后,一众冰凰长老、宫主、殿主、弟子都是恭敬而拜,无一敢稍有失礼,就连呼吸也都死死屏起,空气更是完全停止了流动,整个冰凰神宗仿佛被罩在一口无形的大锅中,极度的紧张压抑。

魔主如今的凶名,可见一斑。

“唉。”云澈吐了口气,有些无力道:“两位长老不必如此。冰凰神宗曾为我师门,这一点永不会变,起身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沐涣之和沐坦之遵命起身,但都躯体僵硬的站在那里,不敢贸然开口。

“宗主呢?”云澈问。

“回……回魔主,”沐涣之连忙道:“宗主目前正在圣殿之中,会马上出来迎见。”

“不必了,我去见她,你们退下吧。”

云澈不再多言,飞身而下,身影穿过风雪,飞落向那个神界之中他最熟悉的地方。

冰凰圣殿前,一个女子的眸光随着他的身影缓缓沉落。她看着此刻一身黑衣,气息阴煞的云澈,没有如其他冰凰弟子那般惶然下拜,而是轻语道:“你是魔主,还是……云师兄?”

“……”云澈的目光在沐妃雪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,见到她,内心总会有一种微妙难掩的悸动……每一次都是如此。

他淡淡道:“魔主是你的师兄,这种感觉如何?”

沐妃雪轻然摇头,看着他道:“其实不重要,只要是你就好。”

微微愕然,云澈微笑道:“宗主在里面吗?”

“在,”沐妃雪轻轻颔首:“师兄请进。”

云澈抬步,在走过她身侧时,忽然道:“妃雪,我在你的身上,已经完全看不到她的影子了。”

“……”沐妃雪怔然了许久许久。

走入冰凰圣殿,云澈却只看到了沐冰云的身影,而不见沐玄音。

“冰云宗主。”云澈向前,轻轻一礼。

一双冰眸带着云澈再熟悉不过的清冷光芒,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会儿,道:“马上便要雄尊天下的魔主,居然向我行礼,就不怕把我这个小小的中位界王吓到么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接招吧!妖孽 清穿之守寡皇后 星际未来之寻妻指南 白莲花的发家日常 称意人间宁易得 嫁给亿万首富的第二天 八零之穿成大佬的炮灰妻 她被反派攻略了 茑萝深处 所起
返回顶部